极品无言

星期六工作半天放工回到家,想着写写‘周记’,更新部落格。谁知道当天电话线有事——断了线,打进有讯号,但是电话就是不响,看来电话线又给濛鼠咬了,当然连带宽频也上不到了,真叫那个郁闷……

更郁闷的事在星期天发生……喜喜竟然说:“I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in ‘I am Annabelle’。”

我……觉得这是‘揸到’事件里的极品个案。

等了这么多天她都没有想起,要不就……不、得、空。现在
竟然在没有宽频的时候和我说要更新部落格?

开什么台湾外交玩笑哦……

和她说上不到网,喜喜问为什么?

线坏了。

用第二条线。

没有第二条线。

为什么没有第二条线?

因为我们没有买第二条线。

为什么没有买?

因为不需要。

现在我要用到,为什么你没有买?

因为我没有想到你现在要用到。

为什么你没有想到?

……

救命~~~

双喜爸爸在旁边很高兴(幸)灾乐祸的说:“Happy Mother’s Day。”

5 thoughts on “极品无言

  1. Veron, 后来我用其他东西转移她的注意力。

    湘绣蜻蜓,就是,她还以为她在办公室。

    moo_t,她没看见自己部落格的header不算数。

    傻鱼,瀑布汗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