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死、不能死

2008年4月16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还没死、不能死》

昨晚偏头痛发作,交代孩子的爸照顾她们去睡,自己早早就休息了。

早上小朋友们很早就起床了。给她们换制服的时候喜喜问昨晚妈咪的头怎么了。我说头痛,所以早睡了。她又问现在好了吗?答她好了,没事儿了。很感动。

喜喜停一停又问,那你只是头痛,没有死?我忍着笑说没有,我还活着。不敢笑她的问题,因为她会生气,以后就不再问。她又再问为什么还没有死?我真忍笑得内伤,想了想就说因为你和双双还没有长大,所以我不可以死。

她锲而不舍的问那是不是她们长大了妈咪就会死了。

说实在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小朋友们的问题一向来不安牌理出牌,一时间哑口无言。只好转移话题,把她引开。

想老实的说是啊,你们长大了,妈咪老了就会死了。可是……她对‘死’的概念是什么,知道什么是死吗?不想伤她的心,可能她的答案或者反应也会像往常那么脱线和搞笑,但是更多的担心是——她会难过。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孩子难过。

有时一些很想不开的问题,解决不了的困难,痛心的经历都让自己有死掉的心,可是当小朋友们站在自己跟前的时候,‘不能死’的信念可以把所有的问题、困难和痛心都完全推翻。

岂止‘不能死’,还不能早死,要活着,看着她们长大、强壮、能够自理,能够独立,才能永远的闭上眼睛。

4 thoughts on “还没死、不能死

  1. 哈哈。。。很搞笑!但其实我儿子桐濠也是酱,他会很担心我死掉,
    因为我常吓他,如果他坏蛋的话,我会生气然后就会变老,然后就会死掉。
    但看了你的这篇,我有点内疚。。。。酱吓他真得很不该.

  2. Don’t know why, tears fall down when I read this line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孩子难过。” retyping it now my eyes are again wet…

    *reaching for my sleev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