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田的奶牛

2008年5月20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耕田的奶牛》

我是天生的懒人,对我来说最好什么都不用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闭眼听王菲的霏霏之音,长眼看蓝天的飘飘白云。但是命生歪了,做不成猪,倒做了牛,但是还算是好命的牛。如果问我的志愿是什么,我会说当驻家妈妈,就管一个家和小朋友。所以我是很快乐的,当有一天还在给人打工的时候,忽然发现怀了两个宝宝,非得在最后几个月坐在家里安胎——我的梦想终于实现啦!

就从那个时候我开始了驻家妈妈的日子,从怀孕后期一直到宝宝们出世,然后当奶牛,然后在小朋友们上幼儿园的时候,为了那比当初我念学院还贵的幼儿园费(算双人的好不好),奶牛转行当耕牛了。当了整整快五年的奶牛,忽然转行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兴奋,除了那一点的紧张。毕竟长时间对着四副墙壁和两个小毛头,奶牛多少有点长蘑菇了。

当时我想……终于摆脱了尿片,锅碗瓢盆,材米油盐,从此对家务有了拒绝的藉口,那个激动,不可言喻。可是事实就是——牛牵到北京还是牛。文雅一点,莎士比亚说:玫瑰即使换一个名字也依然芬芳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牛就是牛,不管是奶牛还是耕牛,还是做到像只牛。

如果奶牛的定义是驻家妈妈、管孩子管家,耕牛的定义是在职妈妈、工作赚钱养家的话,那么现在我无疑就是一只耕田的奶牛,不只我是,很多在职妈妈都是。原来奶牛的身份是抛不开的,不论驻家还是在职。

公司里像我一样的在职妈妈多得去了,凑在一起千万别有一个带起‘放工后累得半死还要做家务’的话题,一个起头大家抢着接龙,平时不是话痨的斯文妈妈怨言也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爸爸们也不落后,现在的已婚男人有多少个不在放工后当新好丈夫,新好爸爸?放工回家后帮忙做家务的爸爸不计其数。结果我说这样的爸爸就像耕田的肉牛,双喜爸爸说也太血淋淋了些,但是又有点那么的事实。

和朋友说起她还在伤口上撒盐:我们耕的还是别人的田。哎呀,那个刺激。还不如当只斗牛来得悲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